今天是:
高级      网络邮局

医疗救助制度与相关医疗保障制度衔接的国际经验

时间:2014-04-03 09:09:42  来源:社会救助司  作者: 研究合作部   浏览:

(摘自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医药卫生管理学院研究报告)

从17世纪初英国颁布济贫法至今,许多国家及地区都纷纷建立了符合本国及地区实际的医疗保障体系,医疗救助制度是该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从世界各国医疗保障制度来看,根据筹资方式一般分为国家医疗保险、社会医疗保险、商业医疗保险、储蓄医疗保险四种形式[ ],但不论是哪种筹资方式都针对贫困人群制定了医疗救助政策,在这四种类型的保障模式下,尽管各国及地区医疗救助与医疗保险衔接的紧密程度不尽一致,但是大部分国家及地区都把医疗救助制度作为医疗保障制度的最后一道保护屏障,支持和帮助贫困人群获得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并且主要由国家财政承担医疗救助资金的筹集和分配,体现了贫困人群健康保障的政府职责,维护了基本医疗保障和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可及性和公平性。

1.1 国家医疗保险体系国家

英国、加拿大等国家及地区是国家医疗保险制度的典型代表,以财政预算安排国民健康保险支出,不论个人收入如何,只根据人们的医疗需求,为全体公民提供几乎免费的医疗卫生服务,患者只需象征性的自付少量费用。特定的老年人、低收入者、残疾人、失业者等贫困人群,除了能享受一般人群的免费医疗服务外,还能免除一些需个人自付的处方费、牙医费、部分麻醉和手术材料费等。

澳大利亚也基本上属于这种类型。澳大利亚的社会保障体系是以社会救助制度为核心,医疗保障网覆盖全体国民,患者无需通过财力审查即可享受医疗保障。患者在公立医院就诊是免费的,在私立医院就诊时个人只需负担门诊费用的15%和住院费的25%,而且个人实际负担的医疗费用超过一定的金额后,就可以享受免费待遇。

1.2 社会保险体系国家

社会保险体系下的医疗救助主要是通过对贫困人口实行公共补贴,使得贫困人口能够纳入社会保险,与社会其他人群实现互助共济。这种模式较为普遍,发达国家中德国和法国是典型的代表,发展中国家则以智利和哥伦比亚为代表。

德国以法律形式强制实施社会医疗保险,由雇主和雇员按一定比例缴纳医疗保险费用,社会保险基金用于雇员及其家属就医。德国的医疗救助主要保障加入社会医疗保险有困难的贫困人群,救助方式是由政府资助其参加社会医疗保险,享受医疗保险待遇。德国医疗救助的对象主要是一般低收入家庭和贫困家庭,对于贫困人群以及高龄、残疾、生育等特殊需求者,政府的医疗救助标准比普通人群高,甚至能够免除个人自付的医疗费用。

法国95%的人口拥有医疗保险,特殊疾病患者医疗费用的共付资金能够减免。年税收入低于6600法郎(7775美元)的人不需支付参保费用,但需承担共付金额,但贫困人群的自付部分通常由政府财政预算补偿,自愿医疗保险也为低收入人群提供一定经济补偿。

 智利的贫困人群可以不必向医疗保险机构缴纳保险费,向贫困人群提供医疗服务的全部费用都由公共资金承担[ ]。

 1.3 商业医疗保险体系国家

 美国是典型的商业医疗保险国家,主要是通过市场机制来筹集医疗费用 。美国政府只担负老年人和贫困人群医疗服务的责任,目前美国政府有两大公共健康项目-Medicare和Medicaid。Medicare是老年人健康保险项目。Medicaid是贫困人群医疗救助项目,救助的对象主要是低收入者、贫困家庭的儿童、孕妇,以及残疾人。联邦政府规定Medicaid必须提供住院医疗服务、门诊服务、护理服务,向21岁以下人群提供的早期和定期扫描、诊断和治疗服务等[ ]。不同州还提供一些其他诸如诊所服务、护理服务以及牙科保健等方面的服务。在费用补助方面美国政府对贫困者取消起付线和共付费用,医疗救助的费用由联邦和州政府共同承担。

1.4 储蓄医疗保险体系国家

储蓄医疗保险是强制性以家庭为单位储蓄医疗基金,解决患病就医所需费用的医疗保障形式。为了对那些尽管有医疗储蓄仍不能支付医疗费用的人提供最后的帮助,新加坡先后推出了医疗基金、老年保护和老年残疾资助,救助对象主要是支付不起住院费用的贫困人群、老年人、残疾人,救助的方式主要是通过资助其参保或对其难以自付的费用给予补助。新加坡政府1993年建立医疗基金项目,以后每年政府追加一定资金用于扩展基金,但只有基金的利息收入才能用于支付贫困人群的医疗费用,本金不允许动用。

1.5 其他国家

 韩国通过颁布《医疗保护法》,规定对无劳动能力的贫困人群的医疗救助,从门诊到住院服务的全部医疗费用均由医疗保险基金支付;对有劳动能力的救助对象,医疗保护基金支付全部的门诊医药费用以及一部分住院费用,其余的住院费用可无息贷给;医疗救助对象须在指定的医疗机构就诊和住院。

 菲律宾优先保障老年人、伤残人士、妇女和儿童的医疗需要,并确保向贫困人群提供免费的医疗卫生服务。由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共同为贫困人群支付参加医疗保险的费用以及医疗费用。

 巴西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和私人健康保险制度。居民包括贫困人群到任何一家公立医疗机构就诊、体检或申请其他预防性服务均免费。医院的所有开支由政府承担,政府根据医院的工作量,按病种成本核定所需的运营费用,按期拨付。此外,政府还规定私立医疗机构每年必须向中低收入者提供一定数量的免费服务。

 尽管各国及地区因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差异不同,选择了不同的医疗保障模式,但都针对困难人群制定了医疗救助政策,医疗救助制度作为最后一道保护屏障,支持和帮助困难人群获得基本卫生服务。同时各国及地区都强调了医疗救助制度的政策责任,通过政府筹资解决困难人群的医疗保障问题,如美国2009年在弱势人群救助项目方面的政府投入就达到3739亿美元,占美国卫生总支出的15%[ ]。医疗救助制度是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最直接体现。为了更好地保障困难人群的利益,更有效地发挥医疗救助制度的作用,许多国家及地区政府在发展医疗保障体系时,均十分重视医疗救助制度与其他医疗保险制度的衔接,包括保障内容、方式和服务管理等各方面,期望通过发挥不同类型医疗保障制度的合力,保障全体居民获得公平可及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

 


参考文献

 

[1]张华, 张晓, 汪宁: 国际医疗保险运行模式及特点评价[J]. 国外医学(卫生经济分册), 2002.(4):14-15

[2] Alisa Modena,Colleen Horan,Stuart Weiner.The utilization of first-trimester aneuploidy screening in a medical assistance population[J].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2003,189(6):S114

[3] R.T. Silva1, R Takahashi2, B Berra.Medical assistance at the Brazilian juniors tennis circuit—a one-year prospective study[J].Journal of Science and Medicine in Sport,2003,6(1):14-18

[4] David W Kalich,Tetsuya Aman,Libbie A Buchele.Social and health policies in OECD countries:A survey of curltnt programs and reent developments[R].Paris:Head of Publication Service OECD, 1998:21-25

[5]刘伶苓. 各国社会医疗救助制度及其对我国建立贫困人口社会医疗救助的启示[J].人口与经济, 2006, 1(154):23-25

[6]Shreffler MJ, Capalbo SM, Flaherty RJ.Community decision-making about

critical access hospitals:lessons learned from Montana's Medical Assistance Facility Program[J]. The Journal of Rural Health,1999,15(2):180

[7] Van Damme.Primary health care vs emergency medical assistance: a conceptual framework[J]. Health Policy & Planning. 2002,17(1):49-60

[8] Suy K,Gijsenbergh, F.Emergency medical assistance during a mass gathering[J].European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1999,6(3):249-254

[10] Nancy Flinn,Rob Kreiger,Tom Kelley.Benefits of a medical assistance, Medicare, and Waiver Care Coordination Program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J].Archives of Physical Medicine and Rehabilitation,2010,91(10):43

[11]Kevin E. Nufer, Gina Wilson-Ramirez, Mark B.Shah.Analysis of patients treated during four Disaster Medical Assistance Team deployments[J].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2006,30(2):183-187

[12] Natsume, N. Hirose, N. Horikawa, T. Medical Assistance with Cleft Lip and Palate and Technical Transfer to Developing Countrie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ral & Maxillofacial Surgery,1997,(1):43

[13]程小明.医疗保险[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3:67

[14] Sharon E.Mace,Jaszmine T.Jones. An Analysis of Disaster Medical Assistance Team (DMAT) Deployments in the United States[J].2007,11(1):30-35

[15]乌日图.医疗保障制度国际比较[M].北京: 化学工业出版社, 2003:34-36

[16] Alisa Modena, Colleen Horan, Stuart Weiner. The utilization of first-trimester aneuploidy screening in a Medical Assistance population[J]. 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2003,189(6): S114

[17] Williams,SJ,Torrens,PR.Introdution to Health Services, 5th editon[M]. Delmar Publishers,Boston,1999:145-156

[18]John K, Iglehart. The American Health Care System: Medicaid[R].2004: 403

[19] Karen Davis and Rogen Reynolds. The Impact of Medicare and Medicaid on Access to Medical Care[R].2007:391

[20] 李小华,董军.国外医疗救助政策比较卫生经济研究[J].卫生经济研究,2006,(10):17-19

[21] Youngso Shin.韩国的健康保险制度[J].中华医院管理杂志, 1994,10(5):315-317

[22] Lee DH, Park EC, Nam CM.Comparing Difference of Volume of Psychiatric Treatments between the Patient with Health Insurance and Those with Medical Assistance: For Inpatients of Korean Psychiatric Hospitals[J]. Korean J Prev Med,2003,36(1):33-38

[23]马进,张华重,方修仁,等.菲律宾卫生系统对我国弱势人群医疗救助的启示[J].中国卫生经济,2006,25(1):75O

[24]周伟,徐杰.巴西医疗卫生体制与改革给我们的启示[J].江苏卫生事业管理, 2003,(4):61

上一篇: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就民生问题接受“杨澜问两会”特别节目专访

下一篇:完善农村低保家庭经济状况核查机制的思路和对策